「雨巷詩人」戴望舒:因長相自卑一生,遭3個女人移情別戀,45歲用藥過量致亡

珮珊 2022/10/28 檢舉 我要評論

1928年,戴望舒在《小說月報》上發表了一首詩,引起轟動,葉圣陶、朱自清等名家紛紛點贊,23歲的戴望舒也因此在詩壇聲名鵲起。

這首詩,就是膾炙人口的《雨巷》: 「撐著油紙傘,獨自/彷徨在悠長,悠長/又寂寥的雨巷,我希望逢著/一個丁香一樣地/結著愁怨的姑娘。」

每個少男心中,都曾經住著一個撐著油紙傘的「丁香姑娘」。戴望舒心中的「丁香姑娘」是他的初戀,名叫施絳年,是著名文學家施蟄存的妹妹。戴望舒對青春靚麗的施絳年一見傾心,陷入8年時間的苦戀。

然而,當1935年戴望舒從法國留學歸來,卻得知未婚妻施絳年移情別戀,喜歡上了一個茶葉店的小老板。傷心欲絕的戴望舒又氣又急,他來到施家找到施絳年對質,希望她能回心轉意。

沒想到施絳年從未真正愛過他,戴望舒一時氣昏了頭,竟然當著施家父母的面打了施絳年一耳光。這一耳光不僅葬送了他與施絳年8年的戀愛,也讓戴望舒后來的感情和婚姻,充滿坎坷。

也許是覺得不夠解氣,為了羞辱昔日戀人,他還登報宣布與施絳年解除婚約,將原本私人的戀情公之于眾,讓施家丟了顏面。 進退失據,不懂調和,戴望舒求愛而不得,惱羞成怒的做法,確實有欠妥當。他這樣「低情商」的極端性格,也為其后兩段婚姻的不幸,埋下了伏筆。

1905年,戴望舒出生在杭州的一個職員家庭,生活優渥,母親卓文出身書香門第,是他的文學啟蒙老師。戴望舒天資聰穎,好學上進。然而不幸的是,年幼的他因患了天花,臉上留下了瘢痕。

因為臉上的缺陷,戴望舒沒少遭到同學的奚落,這給他的心靈蒙上了一層陰影,性格也變得孤僻自卑,少言寡語。

童年的心理創傷,影響了他的一生。成年后的戴望舒身高一米八,一表人才,詩名遠揚,但他甚至不敢在公眾面前大聲說話。

1923年,戴望舒中學畢業考入上海大學,結識了施蟄存、沈雁冰等人,開始了詩歌創作。大學四年,戴望舒有了志同道合的朋友,他們一起詩文唱和、翻譯作品、組織文學活動,他也找到了人生的價值。

戴望舒與施蟄存關系尤其好,他還經常被邀請去施家小住。在此期間,認識了施蟄存的妹妹施絳年。施絳年彼時18歲,性格開朗、活潑可愛,朝夕相見,戴望舒每次看到她,如沐春風。

他被這個美麗的少女吸引,并深深地愛上了她。但他卻「愛在心口難開」,羞于啟齒。他的第一本詩集《我底記憶》出版時,他在詩的扉頁題字給施絳年,大膽向她表白。沒想到,施絳年不為所動。

出于對兄長好友的敬重,施絳年不好斷然拒絕,希望他知難而退。施絳年不置可否的態度,讓戴望舒覺得還有一絲希望,也加深了他的痛苦。

他索性放下身段,對她「ㄙˇ纏爛打」。有一回,戴望舒終于無法忍受戀愛的折磨,他以跳樓相要挾,來向絳年求愛。好女怕纏男,看到他如此固執,施絳年害怕了,也心軟了,勉強答應。

戴望舒大喜過望,當即讓父母從杭州趕到上海,向施家提親。施家父母起初并不同意這樁婚事,在施蟄存的勸說下,才勉強同意。

1931年春夏之交,戴望舒終于與施絳年訂婚。

但是施絳年提出了條件: 戴望舒必須出國留學,取得學位,在回國找到了體面的工作以后,她才愿意跟他正式結婚。

如果家境不夠富裕,出國留學很辛苦,要一邊打工一邊求學,實在沒必要。更何況留學回來,也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。戴望舒已經是名揚四方的詩人了,大可不必遠走異國弄一張「洋文憑」。

其實施絳年心有所屬,她的用意不過是想支開戴望舒,等他激情散去再想辦法解除婚約。戴望舒雖感到隱隱不安,但也無可奈何,選擇去法國留學。

直到1932年10月,戴望舒的留學之路才成行,他乘坐郵船離開了上海,在海上漂了一個月才到了法國,在里昂中法大學進修。

然而理想和現實總有差距,到了法國后,戴望舒日子過得極其貧困。在法國留學3年,戴望舒因為自費留學的資金不夠,只能靠翻譯書籍來掙錢。但是掙來的稿費也不過杯水車薪,入不敷出。

1933年8月,戴望舒耐不住貧困,寫信告訴父親準備回國。因為學分沒有修滿,他還被學校開除。別說一張洋文憑了,他連回國的路費都沒有。等到1935年5月,戴望舒才幾經輾轉,兩手空空地回到了上海。

出國留學,留了個寂寞。更讓戴望舒絕望的是,他一回到上海,就聽說了未婚妻愛上了別人。失魂落魄的他找到施絳年理論,她對他卻愛搭不理,怒火中燒的戴望舒當眾打了她一耳光。

兩人8年的感情就此宣告終結,為了悼念這段初戀,戴望舒寫了一首《霜花》: 「裝點春秋葉/你裝點了單調的ㄙˇ/霧的嬌女/來替我簪你素艷的花。」這段失敗的戀情,也加重和他的自卑。

戴望舒內心依然深愛著施絳年,但已經無力回天。在他以后的兩段婚姻中,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留給他的陰影,總是不時出現。

遭此情變,戴望舒心情沮喪,全然沒有了當初的豪情壯志。在上海過得很落魄,因為沒有收入,甚至要借住在朋友家里。

好友穆時英不忍心見他沉淪,便安慰說: 「施絳年算什麼,我的妹妹要比她漂亮十倍,我給你介紹。」穆時英是新派小說家,對戴望舒的才情十分欣賞。

穆時英的妹妹叫穆麗娟,年方18歲,秀氣端莊、氣質出眾。由于愛好文學,她對戴望舒這個大詩人十分仰慕。在哥哥穆時英的撮合下,穆麗娟與戴望舒交往。她經常幫他抄寫稿件,陪他打牌、跳舞。

戴望舒情不自禁,心中重燃了對愛情的向往。兩人交往不到一年,就將婚事提上日程。30歲的戴望舒正式向穆家提親,并得到應允。

1936年6月初,戴望舒與穆麗娟的婚禮在上海新亞大酒店舉行。因為穆家富有,他們的婚禮辦得很有排場。

結婚兩年后,為了躲避戰亂,戴望舒舉家搬到香港。到了香港后,他們住在環境優雅的「林泉居」,生活終于安定下來。穆麗娟還生下女兒,取名戴詠素,小名朵朵。有了孩子,兩人的生活也增添了新樂趣。

然而,表面溫馨寧靜的家庭氛圍之下,夫妻二人的感情裂痕卻越來越大。戴望舒比妻子大了12歲,在他眼里,妻子永遠是個不懂事的「小姑娘」。他是典型的大男子主義,家里的一切都是他說了算,凡事也不和妻子商量。

久而久之,穆麗娟有了怨氣,她時常抱怨說: 「望舒的第一生命是書,妻子女兒則放在第二位。」由于缺乏丈夫的關心,她懷疑丈夫與初戀情人施絳年藕斷絲連,戴望舒也懶得解釋。

穆麗娟不能忍受的,除了戴望舒對她的冷淡,還有他的粗魯。穆麗娟曾說 「我看不慣望舒的粗魯,他很不禮貌。」兩人的誤會越來越深,戴望舒經常對妻子惡語相加。生活中的他,完全沒有「雨巷詩人」的浪漫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