漢和帝劉肇:智斗外戚,平定天下,埋沒在歷史中的東漢最強帝王

田園牧哥 2022/04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(漢章帝 劉炟)

章和二年,公元88年,二月十三日。

一生勤勉有為的漢章帝劉炟龍馭上賓,大行而去。

皇帝駕崩了。

皇帝一死,太子劉肇馬不停蹄地就接了老子的班。

東漢幅員遼闊,沃土千里,所轄州郡數以萬計,每天遞上來的折子能堆成一座小山,如此繁忙的政事,沒有皇帝,一天也玩不轉。

不過話說回來,就算有了劉肇,一樣玩不轉,因為剛剛登基的劉肇同志年紀不大,只有十歲。

六年前,他的母親梁氏因為得罪了皇后竇氏而被||囚||禁,最后憂憤至死。

而現在,他又失去了那個一向疼愛有加,慈祥仁愛的父親。

皇位,多少人的目光投向它的時候都是火辣炙熱,但當劉肇坐在那上面時,卻感覺到無比的寒冷。

看來皇帝自稱寡人不是沒有道理的,而現在,年幼的劉肇失去父母,正式成為了孤家寡人。

當然,說孤家寡人也不完全對,因為還有名義上的母親,那就是已經成為皇太后的竇氏。

皇帝年幼,竇太后臨朝稱制,這很正常,因為你不能指望一個十歲的孩子能承擔運轉整個帝國的重任。

但竇太后大肆封賞竇氏親族的行為,就多多少少有些不厚道了。

竇太后的哥哥竇憲,被封為侍中,專門負責傳達皇帝的旨意。

說是傳達,其實就是代替皇帝發言,當皇帝的家,做皇帝的主。

弟弟竇篤,被封為虎賁中郎將,主要工作是當皇帝的貼身安保,負責24小時監視和控制皇帝。

另有兩位族弟,竇景和竇環,均封為中常侍,主要工作是擔任皇帝的貼身秘書,負責監督和指點皇帝的日常工作。

如此來看,小皇帝可以說是360度無死角的被竇太后看管了起來。

(竇太后 形象)

如果說竇家人忠君愛國,認認真真給皇帝打工,倒也無可厚非,但偏偏這幫竇氏外戚的品性實在不是很好。

侍中竇憲,一直想要在北方建立軍功,好在群臣中建立威信,于是發動戰爭,遠征匈奴。

但此時的北匈奴隱遁大漠多年,每天就是老老實實的在沙漠里吃沙子,對東漢政權早就沒有了威脅,所以這場仗如果要打,其實是十分多余的。

一來屬于沒事找事,二來遠征大漠,風險很高,竇憲一個侍中,又不是專職干將軍的,想模仿衛青,但我估計他和衛青之間得差一萬個霍去病。

大臣們當然極力反對,甚至言辭激烈地對竇憲說了這麼一句話:

這句話很尖銳,但卻是一個事實。

竇憲同志的行為無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,根本談不上是保家衛國。

貿然遠征,多少士兵會無辜送命,多少將士會埋骨他鄉?

但竇氏掌握大權,沒有人能左右竇憲的決定。

(匈奴人)

結果就是仗也打了,人也死了,匈奴人還是沒有被徹底消滅。

如果說竇憲只是一個剛愎自用的政治家,那麼中常侍竇景就是一個恬不知恥的臭流氓。

按說做到了中常侍這個位置,已經算是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平時在官場上作威作福也就罷了,竇景偏偏不消停,他喜歡到社會上去欺負老百姓。

堂堂朝廷命官,上午攔路搶劫,三文五文照單全收。

下午依然攔路搶劫,但又多出一項內容,公然調戲婦女,十里八鄉的大姑娘小媳婦兒,只要竇景在街上,三五里外就望風而逃。

那竇太后本人呢?身為皇太后,她本人的品行也可以說是一片糟糕。

作為權后,還是熟悉的配方,還是熟悉的味道。

黨同伐異,打擊異己,跟著竇氏外戚混的,高官厚祿,敢和自己唱反調的,要麼開除,要麼流放,要麼直接處死。

但很顯然,東漢王朝的大臣們還是很有氣節的。

他們沒有選擇三緘其口,明哲保身,而是熱熱鬧鬧的和竇太后干了起來。

根據史書《資治通鑒》的記載,從漢和帝劉肇登基的前五年開始,大臣們就瘋狂上書,平均一天上個十四五封奏折不成問題。

(漢和帝 劉肇)

大臣們的態度很堅決,竇氏獨大,行為不端,太后必須還政于皇帝,你要不還政,我們就跟你玩命。

這幫激烈上書的大臣們,基本上都年逾古稀,他們世食漢祿,世受君恩,對劉氏親族忠心不二,很難和皇太后竇氏有調和的可能。

無法解決問題,那麼就解決制造問題的人。

誰是問題的關鍵人物?

漢和帝劉肇。

那怎麼樣才能解決皇帝呢?

竇太后有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想法:干掉皇帝。

朝臣們終年上疏,已經讓竇太后失去了耐心,而小皇帝一天天的變大,也已經不再甘于被自己控制。

那派誰來干掉皇帝呢?很簡單,朝廷里竇氏的黨羽遍布,隨便找兩個人動手就行了。

漢和帝劉肇陷入了危機之中。

做為帝王,他不能親政,在朝堂之上,看著文武大臣匍匐在自己腳下,山呼萬歲,他卻一句話也不敢說,處處都要看竇太后的臉色。

這個皇帝當的實在是太憋屈。

國家事務,人事決策,一樁樁,一件件,自己做不了任何的主。

他是皇帝,但在此時此刻,他更像是東漢王朝的吉祥物。

東漢到底是誰的?

到底東漢誰才是帝王?

劉肇已經喪失了作為帝王的尊嚴,而現在,他被困在重重深宮,就連生命也受到了嚴重的威脅。

舉目望去,四下無人。

侍衛是竇氏的爪牙,大臣是竇氏的黨羽。

皇帝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。

命為天子,但卻命如螻蟻。

但皇帝沒有絕望,因為他發現,他還有一種人可以依靠。

什麼人呢?宦官。

對皇帝來講,貼身宦官和他朝夕相處,他了解他們,并且信任他們。

而對宦官同志們來講,他們本身就是封建王朝的特殊產物,身殘志也殘,走到哪兒誰都嫌棄,只有在皇帝身邊,他們才能存活。

而這幫宦官同志們中,有一個叫鄧眾的人,不僅對皇帝忠心耿耿,而且很有謀略。

(鄧眾 形象)

危急時刻,皇帝很快和鄧眾組成了「抗竇二人組」。

鄧眾認為,與其想著如何躲避竇氏的迫害,倒不如反客為主,直接把竇氏外戚勢力覆滅了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