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第一寫手」張恨水與周南:人生就是無端的相逢,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

珮珊 2022/09/16 檢舉 我要評論

用最真誠的文字,傾聽心底的聲音,做内心强大的自己。我是珮珊,陪你一起閲書、閱心、閱塵世的小編。

張恨水

1931年,已經36歲的張恨水,在一次義演活動中,與當時還在上中學的周南相識。

要知道,此時的張恨水已經有了兩個妻子,而周南還只是個未踏足社會的學生。

但張恨水一看到周南便一見鐘情,但周南并沒有什麼表示,只是對這個男人多看了兩眼。

人家一個16歲的女學生,又怎麼會和一個中年阿貝在一起?

但在張恨水看來,自己好不容易才碰到自己的愛情,可一定要抓住。

于是,在他的猛烈追求下,周南也漸漸對他有了好感,但因為兩人的年齡相差太大,周南也并沒有同意和張恨水在一起。

張恨水與周南攝于1931年

她只把他當做一個普通的中年人。

但周安沒想到,眼前這位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,卻是有著「民國第一寫手」之稱的張恨水。

張恨水這個名字,可能現在許多人都沒聽過。

但在那個年代,他的小說作品就如同金庸、古龍的武俠小說那般,受人追捧、品閱,無數名流顯赫都是他的「粉絲」

然而,就是這麼一位著名作家,但他的婚姻之路走的卻不是那麼的順利。

張恨水自幼便喜歡看才子佳人的小說,而且,他在17歲那年便已經發布了自己的第一篇小說。

在他看來,自己也算是個才子,娶妻自然也應該娶個佳人。

張母也心知,自己的兒子心高氣傲,若是那姑娘長得十分平常,兒子是絕對不會同意的。

于是,她就讓兒子去跟著媒人去看看。

張恨水與原配徐文淑

但因為當時的民風,并沒有現在這般的開放,未婚的男女是不能直接見面的。

所以張恨水也只是遠遠地看了看。

他與媒人一起來到徐家牌樓,媒人指著遠處的幾位姑娘。

張恨水順著媒人的手指看去,看到的是一位位漂亮端莊的姑娘,當即就同意了親事。

那時的他,對這門婚事不僅不抗拒,反而很是期待。

但他沒想到,現實卻和他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。

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就到了張恨水成親那天。

這天,嗩吶齊奏,鑼鼓喧天,鞭炮齊鳴,張家上上下下都沉浸在喜慶的氣氛上。

而其中最為激動的,自然是張恨水。

很快新郎新娘就拜完了天地,入了洞房。

徐文淑

張恨水滿懷期盼的,用秤桿挑開了新娘的蓋頭,可他沒想到,看到的并不是那位美麗端莊的女子。

而是這麼一幅場景:門牙露在外面,嘴巴也合不攏,一張粉臉因為哭哭啼啼,早已被淚水沖成一道道小溝,黃一道,白一道,成了一張大花臉。

頭上是紅頭繩纏得緊緊的,高高翹著的粑粑頭,下面是一雙裹過又放開的小腳。

張恨水看到這幅場景,頓時被氣得七竅生丨ㄢ。

當時張恨水都要氣瘋了,他萬萬沒想到到,自己期盼已久的佳人,會是這般模樣。

原來,當初在相親的時候,媒人怕他不答應,給他介紹的是美貌端莊的徐家二小姐。

但是,與他結婚的,卻是沒人要的徐家大姐。

氣急之下的張恨水,便在賓客與親朋詫異的眼神下,奪門而出,一個人跑到村外的一座小山旁。

而張母及諸親朋好友見狀,連忙追了上去。

在弄清楚事情的始末之后,他們對此也感到非常氣憤。

但眼下木已成舟,生米煮成熟飯,也由不得張恨水了。

若是在這新婚之夜,他們反悔,那丟的便是整個張家的臉了。

于是,張家的親朋便壓下怒氣,好說歹說,才將氣憤之下的張恨水勸了回去。

張恨水對此雖說也很是無奈,但為了長輩們以及整個張家的顏面,他也只能把這門婚事進行到底。

但這段婚姻,與他的理想婚姻實在不同。

所以,婚后不久,他便前往了南昌繼續求學。

年少時的張恨水

因為他二人一點感情基礎也沒有,而且還是騙婚才結成的夫妻,所以,張恨水對徐文淑非常冷漠。

但話又說回來,張恨水還真的瞧不上她。

張恨水好歹也是接受過新式教育的人,而徐文淑卻是一個字都不識的農村女子。

兩者之間相差如此之大,可以說是連一點共同語言都沒有。

在這種差距下,張恨水又怎麼可能瞧得上徐文淑。

但她的父親畢竟是一名教師,在原生家庭的影響下,她覺得自己要讀書認字、好好孝敬公婆,只有這樣,才能讓丈夫對她慢慢轉變態度。

于是,徐文淑便在一邊在家里讀書認字,一邊無微不至的照顧婆婆。

所以,張母也慢慢接受了這個兒媳婦。

張恨水幼時與家人的合照

但徐文淑沒想到,自己就算做得再多,張恨水也并沒有把她放在心上。

畢竟,看不上就是看上不上,感情向來都是強扭的瓜不會甜。

而張恨水正是在情感生活無比缺乏的情況下,創作了長篇小說《南國相思譜》。

所以,張恨水成為一名言情小說作家,與他在情感生活上的經歷是分不開的。

1923年,孤身在北平的張恨水,通過自己的奮斗,已經在北京站穩了腳跟。

那時他專為《申報》與《新聞報》撰稿,收入特別高。

難以想象,張恨水是付出了多少努力,才在北京站穩了腳跟。

那時的他,說是年少有為,絲毫不過分。

但他因為婚姻并不圓滿,而且還是孤身在外,所以時常感到孤獨。

于是他在朋友的介紹下,前往了一家專門收容流浪女子的平民習藝所,在交了一筆贖金后,收留了一名善良清秀的女孩。

這也是他的第二任妻子——胡秋霞。

胡秋霞的身世非常凄苦,她出生于四川的一個貧苦家庭,父親是一個苦力工。

在她四五歲的時候,就被拐賣到了上海一戶楊姓人家當丫鬟,后來幾經輾轉來到了北京。

楊家人對她那是非打即罵,根本就不把她當人看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