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佑樘:被太監宮女偷偷養大的皇帝,格局卻遠勝過朱元璋、朱棣

Wendy媽 2022/08/03 檢舉 我要評論

皇帝死了,皇子的身份也沒有人能確認,更不能登基,還是等于皇帝沒有兒子。

為了大局,張敏只好尋找機會,將真相告訴了皇帝。原本以為自己要絕后的朱見深得知詳情后自然欣喜若狂,迫切想見到兒子。

張敏悄悄地回答:「皇上,如果我把皇子叫出來,肯定死路一條,我死倒是沒什麼,皇上您一定要操點心,保證皇子健康成長。」

其實這話根本就是廢話,朱見深自己能不操心嗎?就這一個獨苗,如果有個閃失,將來皇位就要讓自己的兄弟或者侄子們繼承。朱見深再大公無私,也沒有大方到把江山送人的地步。

在張敏的安排下,朱見深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兒子。

由于長期形同幽禁,不能吃奶,孩子的身體發育情況很是一般,但這樣子一看就是老朱家的人,朱見深見狀,不由得悲從中來,淚如雨下。

他在當日便召開特別會議,向文武百官鄭重宣布:「朕有兒子了!」

不僅如此,他還詔告天下,立這個皇子朱佑樘為皇太子, 并封孩子的母親紀氏為淑妃。但紀氏并沒有苦盡甘來,迎來自己的春天,而是不明不白地死在宮中。太監張敏的命運也好不到哪里,也離奇死亡。

很顯然,對于他們的死,萬貴妃脫不了干系,但是有朱見深撐腰,也沒有人深究下去。照這樣發展下去,太子也性命難保,大家都開始為小皇子的命運擔憂。

好在太子的奶奶,憲宗朱見深的母親周太后還健在,老太太早就想到了這一點,就親自將孫子接到自己身邊,寸步不離,這才讓太子活了下來。

成化二十三年(1487年)春,作惡多端的萬貴妃終于見了閻王,她的小老公,憲宗皇帝朱見深也痛不欲生,染病在床,在幾個月后隨之而去。

17歲的皇太子朱佑樘,在百官的「萬歲」聲中邁著方步登上龍椅。

看著歷經磨難的新皇帝,所有人都為他捏著一把汗,這皇帝他能當好嗎?

憲宗專寵萬貴妃,朝中大臣也依附于她,胡作非為,把朝廷搞得烏煙瘴氣。

朱見深最大的政治「遺產」,就是把宦官干政推上新的層面,重用太監汪直,將宦官干政和特務政治推上[高·潮]。

總而言之,朱見深留給年輕的太子朱佑樘的,是一個爛攤子,朝政紊亂,國力凋敝。

因此,人們沒有理由不憂心忡忡,發出一個疑問——他能行嗎?

然而事實證明,朱佑樘確實行。

他宵衣旰食、勤于朝政;他廣開言路,從諫如流;他寬厚仁慈,從不打罵下屬。最重要的是,明朝是宦官稱雄的朝代,他卻對宦官干政說「不」,讓宦官們全部靠邊站。

有人說,他的格局比朱元璋和朱棣父子都大,堪稱「明朝第一帝」。

他都做出了什麼事跡,贏得如此高的評價?

懲治小人,撥亂反正

他敢于否定明憲宗的既定方針,勇于撥亂反正。

憲宗皇帝崇信佛道,導致許多佞幸小人打著佛的旗號混入朝中,為非作歹、招搖撞騙。朱佑樘登基之后,將父親的座上客全部趕走。

前朝的法王、國師、真人、國子等封號也一律革除,不再加封。

對于妖僧繼曉, 他更是毫不留情,果斷驅逐出去。

別小看這個和尚,由于得到了皇帝恩寵,他用公款養了幾千人,出行的時候跟皇帝一樣排場,前呼后擁,警衛部隊開道。因此對于驅逐這個妖僧之舉,百姓歡欣鼓舞,百官額手相慶。

對尸位素餐、貪污腐敗的萬安、梁芳、李孜省等千余名大臣,罷官的罷官,流放的流放,讓朝廷風氣煥然一新。

兢兢業業,勤于朝政

朱佑樘為了將國家治理的更好,身體狀況不佳的他宵衣旰食,從不玩物喪志,放任自流。

他將全國四品以上官員名單貼在宮內文華殿壁墻上 ,有時間就去看,把他們的簡歷記在心里,隨時掌握官員動態,以便管理。

他堅持每天上朝聽政,風雨無阻,除早朝外,他還將已經廢棄的晚朝制度予以恢復。

無論奏章再多,他都親自批閱,從不讓人代勞。

有一天晚上,仁壽宮起火,朱佑樘沒有休息好,次日不能上朝,還專門讓人向大臣解釋。

仁慈寬厚,仁義治國

跟朱元璋、朱棣父子的殘暴高壓不同,朱佑樘待臣下非常寬厚,即使清除異己,也不開殺戒。

對于自己的下屬,他更是連打罵都舍不得,京官辦公回家晚的時候,他甚至派人掌燈護送。

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,能做到這一點,屬實難能可貴。遇到這樣一個體察下屬的上司,大臣們能不盡心盡力輔佐?

吸取教訓,嚴管宦官

朱佑樘吸取了唐朝宦官專權,葬送江山的教訓,不再重用宦官,剝奪他們的權力,結束了特務政治。

明朝和唐朝是宦官大放異彩的朝代,讓人不齒。然而朱佑樘一朝,卻讓宦官靠邊站,確實難得,需要很大魄力。

重視軍事,維護統一

明朝中期的軍事外交備受詬病,但是很少有人知道,朱佑樘他在位時期,明軍曾三次收復哈密,讓人刮目相看。

1488年,朱佑樘令罕慎襲封哈密忠順王 ,「給金印,冠服」,加強了對新疆的實際控制。

1497年,哈密局勢動蕩,朱佑樘派馬文升前往平撫,收復哈密 。

總之,朱佑樘開創了「弘治中興」,讓已經患病的明朝短暫康復。

后人到底如何評價明孝宗朱佑樘?

百年后,明朝大臣朱國楨如此評價他:「三代以下,稱賢主者,漢文帝、宋仁宗與我明之孝宗皇帝。」

曾國藩評價說:「自古英哲非常之君,往往得人鼎盛。若漢之武帝,唐之文皇,宋之仁宗,元之世祖,明之孝宗。其時皆異材勃起,俊彥云屯,焜耀簡編。」

作家當年明月評價說:「朱佑樘是一個好皇帝,也是一個好人。」

一個皇帝被稱為明君、雄主并不難,能被稱為賢主和好人的,實在是鳳毛麟角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